一部好玩的电影——《人咬狗》


 

《人咬狗》海报
图源豆瓣,点击即可跳转

        热爱吟诵诗歌且幽默健谈的杀手贝罗特(Benoît Poelvoorde 饰)自费请来一支摄制组为他拍摄纪录片。在镜头前,他毫无保留且毫无隐讳地展现每次行凶的全过程,并悉心讲解不同的杀人技巧。摄制组成员从最初的观众逐渐演变成贝罗特的帮凶,这一种疯狂之人仿佛失控的汽车,飞速向毁灭的终点驶去……
本片成本仅为15000美元,却成为比利时当年商业上最成功的影片,并且荣获1992年戛纳电影节SACD奖最佳影片和青年特别奖、1993年法国电影评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奖、1992年Sitges – Catalonian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(Benoît Poelvoorde)和最佳影片奖、1992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Metro媒体奖。
本片导演Rémy Belvaux于2006年9月4日去世,享年40岁。

纪录片不光有杀人的一面还有他在家庭里文艺气息浓郁的一面。有人说,这才是文艺青年最可怕。

图源豆瓣

男主角本诺特把杀人跟作诗结合起来,他多次即兴作诗,他念到,“鸽子,穿着灰色的斗篷,飞翔在地狱般的城市天空,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,你的高雅让我敬畏。” 有一次,在餐桌上本诺特又再次诗兴大发,影片中出现了一些诗意的片段:大海,沙鸥,浪潮,滩涂……然而,诗还没念完,他就开始翻滚着呕吐,显得十分荒诞。

摄制组不断地在镜头里外穿梭,完成了演员,摄影,音效,导演的角色的身份重构之旅。在紧张与舒缓节奏推进中,穿插其中的诗歌缓解了观众紧张的情绪。

当然,最可怕的在后面。整个拍摄纪录片的团队思想都跟着杀手的思想发生了变化。有人说这是一部好的坏电影,没错,简直三观崩坏,却又那么好看!

影片不仅有电影身份的重构,还有暴力与诗意之前的变幻,弱化的叙事情节,随意切换的场景,微晃的镜头,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,正是诗意的记录片所要抓住的。作为观众,你会不断猜想这些情节的安排是否经过精心策划的,如果说最后一个镜头里面导演和摄影师以及男主角都被杀,摄影机倒地宣布影片结束,那么谁是拍摄最后这些镜头的人?影片在它自己手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却给观众留下了思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